秦站长提出

2020-11-13 10:17

在现场,扬子晚报记者正好碰到了金盛百货的保安李师傅,他告诉记者,这个住宅楼至少有300多户业主,但整个住宅楼并没有配套停车位,只是在路边划了19个车位,现在的情况就是整个住宅楼的居民都得“抢”,车位很紧张。

王女士就住在毗邻长江路的网巾市10号小区,由于这个小区没有院子,因此小区内的车以前都是停在路边的,然而从6月15日家门口马路边的停车费突然涨价了。

紧邻长江路的网巾市路段属于南京此次停车费上涨的核心区域,道路东边是正在开业的金盛百货,而他们楼上就有一处住宅公寓楼。

“以前停一次只要6元,而现在每小时的收费是8元,根本停不起车呀。”王女士说,政府出台的新规目的是要控制主城核心区的车流,但是他们就住在核心区,家门口的车位这么贵叫他们怎么能停得起呢?有一次她晚上6点回家,到了第二天上午,收费员就硬是要收她20多元的停车费,王女士说,如果每天晚上这么停,她每月的停车费就得要600多元,实在让她感到吃不消。

小区内的停车位紧张,马路边的车位又让人停不起,那么政府向一些单位提倡的错时停车的政策,有没有让主城核心区域的居民受益?

“企事业单位的夜间停车场我们也曾经做过工作,但是大部分单位都不愿意开放。”新街口街道停车设施管理站秦站长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其实他们和周边的这些单位都沟通过,但这些单位不开放的理由也很充足,一是出于安全考虑,如果外来车辆在车库里出现摩擦、失窃现象,担责的风险远大于收益;二是使用问题,企事业单位本身车位数量有限,如果夜间停了白天不按时开走,那么单位本身的车辆无处可停;三是如果要开放车位,还要与车位的不同车主沟通,其中的工作量很大,难以协调。

秦站长建议,对于这些居民停车而言,不应该采用包月的方式,因为路面的停车位都是敞开式的,每个人都可能停车,因此很容易造成车位被其他人抢停的纠纷,而无法实现包月有车位的情况。因此可行的方式是在确定小区周边居民身份之后,采取优惠政策。例如路边的停车位正常是每小时8元,如果是周边小区居民停车则可以减半收取等,或是夜间免费等,这样可以缓解目前核心区域小区居民停不起车的尴尬局面。

昨天上午10点左右,扬子晚报记者首先来到了长江路101号的南京文化艺术中心,进去一看,发现路面上的车已经是满满当当,余下的车位已经所剩无几。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车位虽然夜间对外开放,但是这里也只有90个停车位,而单位的员工加起来就有近百辆车,自己单位的车都不够停。

和王女士一样,住在香铺营的刘先生也觉得这个政策对于他们住在主城中心地段的车主不公平。他说,老小区本来就没有配建车位,自己的车只能停在路边,但是现在连路边的车位都这么贵,这让他的车去哪里停呢,车总不能往家里开吧。

再顺着网巾市路往北走,记者又来到了相府营小区,在这里可以看到,本来就不宽阔的过道上横七竖八地停着汽车。而香铺营小区的门卫徐师傅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他们这里的车位也是太紧张了,整个小区里最多只能停90辆车,但实际上他们小区至少要有150个车位。

她说在“新规”出台之前,那里的车位包月价是500元,而现在的价格涨到了700元,这让她感到非常吃不消。但是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他们的车位收费标准是经过物价部门批准的,也是跟着市政府对于核心区域的涨价步伐进行的。

随后记者走访了长江路168号的江苏省烟草专卖局,188号的德基大厦,198号的苏美达大厦,这几家单位的保安人员均表示车位是单位自己用或者是私人承包的,并不对外开放,德基大厦安保人员告诉记者,德基大厦有150个车位,每晚有30%左右的空位,有45个左右的车位空出来,但这些车位并不对外开放。

“路面车位涨价了,我包月的地下车位也一下子要涨近三成,实在吃不消。”家住长江路相府营小区的居民徐小姐昨天收到通知,她所租用的江宁织造博物馆的地下车位要涨价了,每个月的包月价格由原先的500元上调至700元。徐小姐对扬子晚报记者无奈地说,自己住的是老小区,小区内根本就没有停车位,而路边的停车位又没有保障,因此无奈之下,她每天把车停在远处的江宁织造博物馆内然后步行回家。

秦站长提出,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出台针对核心区域内小区居民路边车位的优惠政策。他分析说,新规出台后,对核心区的三类车流带来了影响,一是来核心区的上班族,二是来核心区域购物休闲的有车族;最后就是居住在该区域的小区居民。而从现在的效果来看,新政确实伤到了停车费涨价区域的周边居民,这些居民在回家之后的停车应该享受到优惠。